狗万手机版下载

甚至人人都羞于谈心灵富豪

  狗万官方网站提起富豪榜,如果你不知道胡润,你一定被骂作老土——这个专门为中国富人“数钱”的英国小伙子,一晃已数了11年,被媒体封为“在中国最出名的外国人”。

  但今天,如果你只知道胡润而不知道林A,那你更会被骂“OUT”了——因为发布首届“中国心灵富豪榜”,林A如一匹突然杀出的“江湖黑马”,顿时走红网络——在百度输入“林A”或“心灵富豪”,其相关网页数均超过了久负盛名的“胡润”或“胡润富豪”。

  不仅林A的人气迅速超越了胡润,而且因为“心灵富豪榜”的发表,媒体上关于“心灵富豪”的热议更是此起彼伏,“人人都可心灵富豪”甚至被许多网民列为“签名语”,出没于各大论坛,述说着关于“心灵富豪”的“传说”……

  2010年4月28日上午,北京大学百年讲堂。“2010中国心灵富豪榜发榜盛典暨新闻发布会”在这里隆重举行。在主持人饱含深情的“上榜辞”中,“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获选“中国心灵首富”。“玻璃大王”曹德旺、“中国首善”陈光标、“汽车疯子”李书福、娱乐界明星王菲、范伟、受总理表扬的医生桂希恩、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80后作家韩寒、著名媒体人胡舒立、“湖北信义兄弟”中的弟弟孙东林等10人登上了“风云榜”;在玉树地震中因救人而不幸牺牲的“香港义工”黄福荣和雷锋,则分别荣登“致敬榜”和“怀念榜”。

  此时此刻,榜单发起人、评委会主席林A就坐在台下。他胸佩红花,神情严肃。几乎每一次观众的掌声响起,他也要跟着鼓掌,而且用力最猛,持续时间最长。他不仅在为上榜人物喝彩,也在为自己打气——对于这个自己首次主导发布的“心灵富豪榜”能否获得社会的掌声,他还真有点“丑媳妇怕见公婆”的感觉。他更没有想到——就在榜单发布的那一刻起,他已一脚踏进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今年41岁的林A出生于海南临高县。林A,不是他的化名,而是父亲给他起的真名。他还有一个妹妹叫林B,一个弟弟叫林C。

  林A曾一度是命运的宠儿:他17岁骑单车环绕广东沿海做社会调查,22岁做上一家国有企业的总经理、法人代表,正科级干部,24岁下海经商三个月创利逾百万。但命运很快给了他警钟。26岁,因为盲目自信和疯狂扩张,林A不仅生意失败,负债近百万,而且还被人诬告被派出所抓去关了两天。从这之后,林A经过了近10年的命运低谷。直到一个偶然机会,林A参加了一系列心灵成长国际品牌课程,豁然悟到改变人生的诸多秘密,不仅从负数起步,崛起拥有多家成功企业、数千员工的商界精英,还迅速成为国内著名的心灵培训导师,被媒体誉为“中国心训第一人”。

  一年前的2009年5月,同样在北京,林A记录自己成长心得的励志图书《洗心改命——从负翁到富翁的秘密》被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隆重推出,在首发式上,他首次提出了“心灵富豪”的概念。在他看来,狗万官方网站人从贫富分有四种:一是贫中之贫,经济上贫穷,心灵上也不快乐;二是富中之贫,这些人拥有很多钱,但内心却不满足不快乐不安全;三是贫中之富,虽然不怎么有钱,但心灵很充实很快乐很阳光;四是富中之富,他们物质上富裕,心灵上也富足,对社会有贡献自己又快乐。“富中之富”就是他所倡导的“心灵富豪”。这一观点提出后,曾受到了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为践行自己的观点,林A还带领自己的学员举行了一系列社会实践活动——“总裁抱抱团”、“不欠薪宣誓”、“学雷锋,做心灵富豪”、“倡导心灵富豪,拒绝心灵垃圾”,等等。这些活动均引起过社会的广泛反响,也引来很多人的问询:当下中国,到底哪些人是最值得学习的心灵富豪榜样?这个问题还真问住了林A,也启发了林A——他决定用一个榜单,来将“心灵富豪”的理念具像化。

  2010年3月,由中国心训研究中心主办,国家人保部《职业》杂志社和中国社科出版社两家机构协办的“2010中国心灵富豪榜评选活动”在广州正式启动。2个月后,在林A的带领下,专家们在成千上万的候选人资料中经过一轮轮的筛选和讨论,最后65人获得提名,13人获得最终上榜。

  2010年5月14日零点,距心灵富豪榜发布已经过去半个多月,记者在百度里输入“林A”和“胡润”,相关新闻网页数分别是537万和509万;输入“心灵富豪”和“胡润富豪”,相关网页则分别是395万和330万。林A及其倡导的“心灵富豪”的网络关注度,双双超越了胡润及其经营了11年的胡润百富榜。

  与此同时,在凤凰网自发进行的一项调查上,“你觉得谁最有资格登心灵富豪榜”一项,袁隆平以29.8%的得票率高居榜首,众望所归。“你对首届心灵富豪榜公布的结果满意吗”一项中,40.3%的网友表示满意,25.3%的网友不满意,34.4%持中立态度。这说明,近80%的网友对该榜满意或观望,这相对被誉为“杀猪榜”的胡润榜,被人人喊骂的央视春晚最满意节目调查,简直是“相当地不一样”。尤其是对于一个刚刚诞生的榜单,能获得如此高的民意归属,无疑是一个奇迹。

  许多媒体喜欢由此将胡润和林A放在一起PK:他们一个是外国人,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会计师,一个是心训师;一个是外国人取了个中国汉语名字,一个是中国人取了个外国字母名字,并试图从林A对胡润的“挑战意义”去解读心灵富豪榜的价值。有媒体甚至得出结论:心灵富豪榜代表了富豪排行榜的未来风向,并终将敲响胡润的“丧钟”。

  对此,林A倒有点不以为然。他告诉记者:“把心灵富豪和胡润富豪放在对立面,其实是对心灵富豪榜的片面理解。胡润富豪榜里面也有人物是上了我们心灵富豪榜的。譬如曹德旺。”在林A看来,心灵富豪榜更不是在敲胡润的“丧钟”,而是在胡润只把目光投向“金钱财富”的时候,他则把目光投向了“金钱财富”和“心灵财富”的双重富裕,以倡导人们从心灵上真正富裕起来。因为心灵的富裕才是幸福的根源,才是生命的终极价值。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对于“先行者”胡润,“后来者”林A显然是进行了研究的。早在2009年9月,林A在武汉出席一次论坛时,就曾抛出论题——中国富豪如何远离“杀猪榜”。为了区别于胡润的“单独以金钱论英雄”,林A在“心灵富豪”的评选中,还特意列出了“个人幸福、家庭幸福、社会责任、社会影响、经济建设、文化思想、、慈善捐赠、感动效应、榜样效应、网友拥戴”等10大财富指数作为标准,并明确规定经济建设只占10%,更多的是文化思想、榜样效应、社会责任等指标。显然,林A在用自己的排行榜恰恰回答了一个全国人民都关注的问题——中国富豪如何远离“杀猪榜”。

  这便是林A的高明之处,也是“心灵富豪”之所以走红的一大原因——他没有再走胡润的老路,而是直接站在胡润的肩膀上,在胡润还没有涉及的地方另辟“蓝海”。对此,有媒体曾问胡润对心灵富豪榜怎么看,胡润说:“我很赞同这个提法,中国富人需要从富到贵的转变。”有人后来说,胡润说这个话有点言不由衷,可面对登上心灵这个道德高地的林A,胡润不这么说又能怎么说?

  发布会上,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徐凯文博士曾表示,“心灵富豪”评选活动能够让人们重塑理想主义的旗帜,“毕竟人生的追求不只是票子、房子和车子,而是还有超乎物质之上的精神境界。”有专家指出,“心灵富豪”一词之所以随着心灵富豪榜的发布而走红,其实恰恰反映了当下中国心灵富豪的缺失和“拜金主义”的严重,“物以稀而贵,人因稀而红”。

  “2010中国心灵富豪榜”发布会上,有一个细节特别引人注目——主办方将上榜人物制作成人民币模样,只是上面的“中国人民银行”变成了“中国人心银行”,“100元”变成了100万亿,取名“人心币”,将榜单则制作成存折模样,取名“人心存折”。在发布会的高潮时,林A还高举着印有袁隆平头像的“人心币”写真板走上台,祝愿全国人民拥有“人心币”,个个都是心灵富豪——

  “我们不能只知道中国人民银行,还应该知道中国‘人心银行’;我们的手里不应该只有人民币,还应该有‘人心币’。现在很多人在挣取人民币时,花费的‘人心币’太多。有句话叫‘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每个人都应该仔细想一下,在‘人心币’上面,自己到底是富翁还是负翁!”

  林A说这个话的时候,鼻子里已有酸涩。他后来告诉记者,就在台上举着“人心币”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掠过很多画面——有“仰望星空”的号召和“企业家的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的疾呼,有地沟油、毒奶粉、假疫苗……等一幕幕惊心的商业黑幕,有宝马撞人案、福建南平杀童案等一件件社会悲剧……在他看来,这样问题的出现,都是因为国人的心灵出了问题。“社会呼唤心灵富豪,我只是顺应了这个呼唤。”

  不仅社会呼唤“心灵富豪”,职场也需要“心灵富豪”。活动协办方——职业杂志社副社长杨生文接受采访时说:“现实职场的建设离不开心灵职场的建设,一个人的职业成败,不能仅看他的收入指数,而应该看他的幸福指数。这次被提名的人物以及最终上榜的人物,几乎都是自己所在职业的成功人士,而他们的成功,无不验证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天道酬勤,幸福在心。在他们身上,我们看不到‘潜规则’的影子,看不到‘厚黑学’的泛滥,看不到‘狼道’之类的动物哲学。他们的崛起是对‘伪职场思维’的最有力批判,也是当代青年职业价值观的最好榜样。”

  当然,对于这个含着“明星钥匙”出生的“心灵富豪榜”,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心灵财富是无法丈量的,心灵富豪更不是评出来的,狗万官方网站我们的社会也更加不会因为这么个榜单而心灵富有起来,林A的走红更多的是一场秀而已。对此,林A笑着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这是顾城的诗,也是林A的座佑铭。

  林A:“心灵富豪榜”就是“心灵富豪榜”,独一无二。用我的“贫中之贫”、“富中之贫”、“贫中之富”、“富中之富”四大分类,“感动中国”上的人物基本是“贫中之富”,主要是弘扬普通百姓的善良情怀和感人精神,而“心灵富豪榜”上的基本是“富中之富”。也许二者有交集的地方,但本质上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林A:我们所说的“富中之富”,并不一定指物质上一定有多少钱,而是指已经实现物质的基本富裕,具体而言,不再为物质的贫困而担心。当然,在我们的10个评价指标中,物质财富只占一个指标,仅仅1/10。

  记者:既然评“心灵富豪”,为什么还要看物质财富?那些心灵很高尚很美的人要是物质上一无所有,岂不是上不了你的榜?

  林A:因为物质富裕也是心灵富裕的一个重要条件。当然,我们生活中有很多物质一无所有但心灵非常美好的人,甚至很多时候,物质越贫乏心灵越干净。但这不是我们价值标尺倡导的方向,我们倡导的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双重富裕,也就是我们说的“心灵富豪”。

  林A:胡润富豪榜只以为物质财富为标尺,所以他们上榜的人物中既有“富中之贫”,譬如黄光裕,也有“富中之富”,譬如曹德旺。我们和他有交集,但更有区别。

  记者:有人说首届“心灵富豪榜”的上榜人物有企业家,有娱乐明星,还有媒体人,是个“大杂烩”,你自己觉得呢?

  林A:我觉得在心灵财富建设上,无职业之分,无男女之别,无老少之差异,所以我们必须放眼全社会,来寻找我们的心灵富豪榜样,而不是只盯着某类人。把这看成“大杂烩”是对心灵的一种误读——说明身份界限和地位界限还是非常深地影响着我们的思维。

  林A:我自己肯定是“心灵富豪”的。关于这点,我在我的自传体图书《洗心改命》里有过详细的描述和分析。但是“心灵富豪”不等于一定能上榜,离上榜我还很远。

  记者:有人说袁隆平、曹德旺、韩寒上“心灵富豪榜”都属名至实归,可范伟也上榜,感觉他好象不够。

  林A:之所以有人认为范伟不够,无非是觉得范伟在物质财富和社会影响力上还不够其他几位,但在我们10项综合评价指标里,他的综合评分是很高的。尤其是他的《老大的幸福》,刷新了很多人的幸福观,擦亮了很多人的心灵,这个社会效应并不比给地震灾区捐几个亿差。

  记者:我看到网上有声音说,管它心灵富豪榜上有十人或百人,与我们又有何关系,这样的榜单倒更像是某些人的“荣耀榜”。

  林A:这确实是份“荣耀榜”,是心灵富豪者的“荣耀榜”。我们就是通过这个榜单,破除“拜金主义”弥漫在国人头顶的“魔咒”,让心灵富豪回归我们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如果一个社会,连心灵富豪都没有地位,都无人尊重,甚至人人都羞于谈心灵富豪,这样的社会是恐怖的,是可怕的。

  林A:一个榜单肯定不行,但无数这样的榜单,无数这样的行为,汇集起来,就不一样了。就像无数的水滴集合起来就是江,就是海,就是我们的世界。

  这些上榜人物其实都是很多人知道的优秀人物,我只是把他们用“心灵富豪”进行重新归类,用心灵富豪榜使他们亮化起来,然后通过他们反照我们生活中那些被物质、被私欲所蒙尘的心灵,给他们以警醒和示范。

  林A:说明“心灵富豪”思想的市场需求很大,而市场供给太少,所以我一做就出名了。这并不是我期望的境界。我希望有一天,大家谈“心灵富豪”一如谈家常便饭。那个的时候,我们的社会才真正地和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