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手机版下载

狗万手机版下载狗万官方网站被微信捧红的社交

  中国电商市场的流量红利趋于终结,网购用户增速放缓。同时,用户上网时长被短视频等APP抢占,电商存量市场争夺激烈,电商平台的获客成本不断抬升。获取低成本的新流量成为各大电商平台面临的首要问题。

  这种情况下,社交电商应运而生——基于微信、微博平台的社交电商天然具有社交裂变的”基因“,“社交+激励”的新模式带来了新的用户增长,并大幅降低了获客成本。

  以综合电商平台阿里巴巴、京东和新晋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的获客成本为例,经过测算——阿里巴巴的平均获客成本从2013年9月的12.17元/人上升到2018年12月的77.99 元/人;京东2018年12月的平均获客成本为103.9元/人;对比之下,同期拼多多的平均获客成本仅为54.71元/人。

  根据商务部统计,2018年中国社交电商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1397.78亿元,较2017年增长66.73%。2018年中国社交电商从业者规模预计达到3032.6万人,增长率为50.22%。根据商务部统计,2020年预计中国网络零售市场规模为9.6万亿元,预估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万亿元,占到网络零售交易规模的31.3%。

  2018年社交电商大火——拼多多、云集、蘑菇街、微盟、有赞等头部社交电商不约而同启动海外上市。

  资本邦发现,这些崛起的社交电商平台拥有一个共同特征:它们都适时赶上了微信生态爆发的“风口”大势,利用微信生态系统(小程序、公众号等)的流量红利和社交裂变,实现了自身的爆发式增长和壮大。

  这恰好对应了微信想要“连接一起”的野心:2012年5月,微信开放API接口给第三方应用;同年8月,微信公众平台上线月,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微信已经逐步形成“商家店铺+基础交易系统+第三方服务商+微信支付+微信广告+大数据”的生态。

  社交电商大火使微信生态的潜力日渐凸显。而微信也同时捧红了以拼多多、云集、蘑菇街、微盟等为代表的基于微信生态系统崛起的“四大社交电商门派”:

  下面资本邦将首先“拆解”被微信捧红的“四大社交电商门派”之拼购拼团类新电商。

  拼多多隶属于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立于2015年9月,其定位是一家专注于 C2B 拼团的第三方社交电商平台。

  拼多多以“五环外”的三至六线城市消费者为核心,狗万手机版下载凭借“社交+低价”两大利器在竞争激烈的电商市场中撕开一道口子成功突围,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的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

  拼多多的崛起离不开微信这个巨大的流量池,后者不仅拥有庞大用户基数还有强用户粘性——据腾讯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底,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增至约10.98亿,每天平均有超过7.5亿微信用户阅读朋友圈发帖。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也是拼多多的股东之一。据美国SEC网站披露的拼多多招股书显示,腾讯持有拼多多18.5%的股份。

  拼多多的社交电商模式是——以微信为入口,将电商因素融入这个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之中,将微信上的熟人社交关系链与其拼团模式完美结合,让用户在购物的同时,自发完成传播,通过人脉分享形成巨大的裂变效应。

  平台通过分享砍价、拼单减价等低价策略激发用户自发地在微信、朋友圈等发起拼团邀请,与朋友、家人、邻居等以拼单方式购买低价产品从而完成传播,此举大大降低了拼多多的获客成本。

  拼多多鼓励用户在微信、朋友圈等发起拼团邀请以购买低价产品 (图片来源:拼多多APP)

  人脉分享形成的巨大裂变效应帮助拼多多迅速聚集了大量用户——拼多多上线万,成立一年平台用户总量突破1亿,成立两年平台用户数达到2亿,成立不到三年平台用户数突破3亿。

  据公司最新财报,目前拼多多APP平均月活用户数达2.726亿,平台年度活跃买家数达到4.185亿,同比增长71%。

  这归结于拼多多采用的C2M(顾客对工厂)模式。资本邦了解到,拼多多先把海量流量集中到有限商品中,通过算法和精准匹配将商品推送给用户打造爆款产品,等有了规模之后再反向定制,直接与品牌商和工厂合作。

  这种模式砍掉了诸多中间环节,从而大幅提升了营业效率,降低了中间成本,让拼多多获得了价格优势。拼多多表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拼多多的战略重点都将放在供应链升级上。

  作为C2M模式的深化,2018年12月拼多多推出“新品牌计划”, 计划扶持1000家覆盖各行业的工厂品牌,帮助它们更有效触达3.85亿消费者,以最低成本培育品牌。拼多多希望借此建立需求侧、供给侧、平台方三方的相互信任。

  1.需求侧的改革将反向推动供给侧的改革。这意味着电商将从盯住“需求侧”到All in“供给侧”,即拼多多推出“新品牌计划”。

  除了拼多多的微信拼团模式,另一种团购电商模式在2018年下半年兴起,成为各大零售巨头和资本竞相追逐的热门赛道——社区拼购。

  有机构统计,2018年下半年社区拼购赛道融资事件达23起,融资金额达到18亿元,有26家机构入场。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拼购电商用户规模达3.32亿人,社区团购潜在用户规模巨大。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社区拼购其实就是把拼购电商的模式应用到了社区场景——以社区或居民小区为目标受众,以熟人和轻社交(小区邻居等)关系为纽带,依托微信群等社交工具开展团购式业务。社区拼购的主要品类集中在生鲜和日用品。

  社区团购的模式是——社区团购由团长/便利店,平台和用户三方组成,围绕团长进行人货场的重构,建立一种社区新型零售模式。

  具体而言,社区团购平台招募团长,向团长提供商品、物流、系统、技术、运营、品牌等全方位支持,团长收取一定佣金(10%左右)。

  团长通过微信生态(微信群、公众号、小程序)向社区居民用户推荐商品(采用预售模式,以销定采)、在线上完成咨询和处理售后。社区团购的模式

  1.社区拼购由团长自行拉客,再引流到微信群内,省去了地租和人力成本,使得平台的获客成本降低;

  2.社区拼购通过集中预售,可以从原产地、工厂、大型中转仓/本地仓统一发货直达社区,最后一公里由团长负责或者由消费者自提,降低了每单履约成本,使得产品具备较高性价比;

  2.社区拼购不是特别依赖微信生态平台,它主要依赖于线下团长的组织能力,靠线下团长自己去获客,所以对团长的“推销”能力、“动员”能力、控制管理能力要求较高。团长的邻里关系能力关系到社区拼购平台的生命力。

  目前,团长多以宝妈、夫妻老婆店店主为主,他们天然的与社区居民有着共同的生活习惯、社交语言,这种“共同生命体”让社区拼购如强力胶水一样将团长和用户粘结在一起,用户跟着团长走的情况常有。这导致不少社区拼购平台争抢团长的情况时有发生。

  3.由于社区团购集中在水果等生鲜品类上,这要求社区拼购平台拥有完善的物流供应链,同时还要保证供应链的速度。

  而建立完善一条物流供应链对于大多数的社区拼购平台并不容易,这也成了大多数社区拼购平台的一大痛点。这也是阿里巴巴、京东、永辉、苏宁易购等巨头入局社区拼购的优势所在。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社区拼购平台从生鲜为主扩充到更多品类上。

  微商指的是那些借助于微信、QQ、微博等移动社交平台开拓目标市场、并有针对性地开展各类营销活动以实现销售或分销的个人和组织。

  微商的本质是基于熟人关系的社会化分销。它是一种社会化的移动社交电商模式,分为由个人建立的C2C微商和由企业建立的B2C微商。

  1.商品供应商: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者,控制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以及品牌的建立和维护;

  4.其他支持流程:运营支持的服务商、第三方支付、物流、行业培训及研究机构。

  微商诞生于PC互联网时代,早期以微博代购、达人晒单、推荐分享为主要形式,活动阵地包括微博、人人、论坛等。

  2012-2013 年,微信陆续推出了朋友圈、微信支付、公众号等功能,迅速成为个人微商进行产品推广的主战场。

  2013年,俏十岁等品牌微商入驻微商渠道,以代理或者开设分销平台的方式,迅速打开品牌市场。

  2014年,大批微商品牌涌现,另一方面京东在微信平台的“购物”一级入口启动,腾讯系的微商 B2C 平台正式上线 年,微商行业进入飞速发展的成长时期,苏宁集团、白云山、好想你等大批传统企业和线下企业通过搭建微商城、运营公众号、借助第三方平台等形式转型微商,利用微商的宣传渠道拓宽市场。

  1.微商将整个线下商品销售产业链搬到线上,且降低了各代理环节的进入门槛,通过社交平台实现社会化分销 ;

  可以看出两者最大区别在于营销模式。传统电商靠广告推广来获客,走的还是流量营销的老路。而微商靠的是熟人、粉丝的分享和口碑来拉新获客,走的是社会化的营销模式,带有强烈的社交属性。

  根据易观智库的数据,微商主力包括宝妈、大学生、品牌商家等。微商用户以年轻人和女性为消费主力,微商行业销量前三的产品是美妆、出任各种“形象大使”;而最,生活及食品等刚需消费品,复购率高。随着行业规范,大健康等商品也开始在微商中出现。

  当然,微商存在商品质量无保证、维权机制不健全等诸多问题。而据草根调研分析,微商行业未来发展趋势或将呈现如下趋势:

  :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